茶茶茶

爱是可念不可说

[霆峰]梦里人

*rps,小片段

*脑洞,无关真人



【是谁说的   默契到了   或许连做梦都相似】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映出陌生的天花板纹路。
这里是……?
呼吸有点急促,他深深吸了几口气,用还带着睡意的脑袋缓慢思考。
是梦啊……
原来是做了一个梦,然后惊醒。


不是噩梦,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比噩梦更加可怕……
他抬起一只手臂,盖住自己的眼睛。
睡不着了。
一闭上眼睛,方才梦中的场景便会从黑暗之中浮现。
他有点挫败地翻了个身,把大半个脸埋进枕头里。
却又突然想起这张床这个房间属于谁,霎时觉得连吸入鼻间的气息都好像变得不对劲了。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起身,走到窗边。
将窗帘拉开一小半,没有开灯,房间里却一下子亮了许多。
凌晨四点,放眼望去,窗外的世界仍是灯火璀灿。
有些像他曾在北京的高楼里无数次看过的夜景,却又更加壮观一些。
是了,这里是不夜城,是东方明珠,是——香港。


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他回过身,有些无奈地望向自己方才还躺着的床。明明一进房间就扑倒下去连被子都没掀开就睡得不醒人事,现在却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充足的运动,放松的心情,理应是一夜好眠。
然而……
无意识地咬了咬嘴唇,他想,一定是那个人的错。


如果不是那个人非要拉着他去滑水……好吧其实滑水很有趣的他承认。
如果不是那个人非要手把手地教他,用那线条流畅肌肉结实的手臂紧紧握住他的手和腰……
如果不是那个人声称安全起见非要站在他身后一起滑,彼此都穿着背心短裤,大片裸.露的皮肤紧紧相贴,被水沾湿后触.感又热又滑,相近的身高让对方因为剧烈运动而变得灼.热的鼻息不断喷在他的耳后……

如果不是这样,梦境,也不会显得那么真实。


他捂住脸,扑通一声趴倒在床上,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可是,越是这么告诫自己,就越是难以控制脑海中不断回放的片段。
太真实了。
肌肤的触.感,气息的灼.热,不同于平日玩笑时触碰过的唇瓣的柔软……
明明视力不好,却能清楚看见视线上方那个人热切的眼神……
被自上而下完全覆盖住的压迫感,浑身止不住的轻微的战栗……



好渴。
他伸手往床边摸了摸,才意识到这并不是在自己家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床头柜上备好水杯。
厨房在楼下,冰箱里应该有水吧……他坐起身来,随手捞过手机划开锁屏,微信对话框里躺着一条不久之前的未读讯息。
“峰峰,厨房冰箱里有冰水和饮料,看你睡着了怕吵醒你就没拿进去,需要的话自己拿”


他想,自己应该喝点水,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好好睡觉。
把那些不能想的不该想的全部抛到脑后。
不过是个梦。
只能是个梦。




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主卧,房门紧闭。
不想开灯,便摸着扶手踩着木质阶梯一步一步慢慢往下挪。
楼梯连着客厅,厨房在客厅的另一端。迈下最后一级阶梯,他一抬头,愣住了。


客厅的落地窗窗帘半开,有个熟悉的身影静静立在窗边。
似是听见了他的脚步声,对方转过身来,赤.裸的上身被窗外投射进来的灯光勾勒出好看的线条。
天气这么热又是在自己家里,这很正常……他心里想着,却还是忍不住默默移开视线低下头去。


“峰峰?”他听到对方略带惊讶的声音,“你不是睡着了吗?”
“嗯……刚才醒了,想喝点水。你呢?”
“我睡不着。”
他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光线隐隐绰绰,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峰峰,我睡不着。我……做了一个梦。”
明明已经很熟悉对方的声音,却是第一次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听见。比往常更加低沉,带着一丝沙哑,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不该问的,他想。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觉得更渴了。想迈开脚步走向厨房,却发现仿佛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梦见什么了?”
“你想知道吗?”


鬼使神差地,他点了点头。
他看见对方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背着光,缓缓向他走来。
心里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危险,快逃。
他却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昏暗的光线中,那个人步步靠近,眼神灼灼。
和梦里一模一样。


END





(峰峰说过,和威廉有很多地方很像,有时连做的梦都相似。

明明应该是正直的意思却被我歪曲成这个样子真是对不起_(:3 」∠)_)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