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茶

爱是可念不可说

【凯诺】裙带关系(完结)

凯诺是我的阳光

专为霆峰:

完结撒花,我们的目标是,绝不坑文23333333


——————


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三年一度的东方华人音乐盛典在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摇滚声中拉开拉开帷幕。华人音乐的中流砥柱、新兴力量、偶像明星、个性艺人纷纷走上红毯,走向舞台,展示他们的音乐理念和风采,一时间整个场馆星光熠熠,灿烂非凡。


许诺作为海韵音像的先头军,即将代表海韵第一个上场表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在后台化妆的时候,一直在冒汗。化妆师刚给他扑上散粉,不一会儿,鼻尖又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见多识广的化妆师都无奈了:“小伙子,你别那么紧张,你就放开了去唱就好了。乐团需要新鲜力量,哪怕不完美,也好过中规中矩。”


许诺内心一跳,不由得凝神看向那个胖胖的化妆师。


化妆师噗嗤笑了:“你看我做什么?每届音乐盛典我都来给你们这些人化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多少也有点感触嘛!”


许诺被他逗笑了,揉揉鼻子,顿时心里轻松了许多。


管他呢,到时候就当是在酒吧驻唱好了,把那些专业人士,都当做来喝酒的顾客。


当初自己在驻唱的时候,台下全是欢呼雀跃的女学生,然而有一个人,他当时没注意,却的的确确是坐在那里的。苏凯文坐在那里,看着台上的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许诺正默默地想着,这时魏歌上洗手间回来,“啪”一声,把一束花扔到许诺面前。


那是一束非常别致的花,因为主干是南方的夏天才会盛放的栀子。栀子花洁白如雪,香气四溢,瞬间占满了整间化妆室。


许诺瞪大了眼睛。


“别看我,这不是我送的。”魏歌嫌弃地撇嘴,“要送也要送个花篮啊,一束花也太寒酸了。”


许诺连忙把那束花拿起来,小心翼翼地抽出夹在枝叶间的卡片。


很素雅的小卡片,上面是苏凯文端正的字迹。


“演出成功!


一鸣惊人!”


没有题头,也没有落款,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两句话,让许诺心里温暖起来。他闻了闻那束栀子,一股清香沁人心脾,他很奇怪苏凯文是从哪里找来的这如月光般皎洁的花儿,又是怎么会让魏歌转交给他。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许诺暗暗地捏了捏拳头,站起来对魏歌说:“我准备好了,你呢?”


魏歌面朝他站着,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从一开始的不对盘,到后来的兴趣盎然,再到后来的情愫暗生,对许诺的态度转变到底是怎么完成的呢?魏歌心中感慨,也许这就是许诺的个人魅力。


他忍不住受这种魅力的吸引,当然也防不住别人也爱上他。


魏歌不由得自嘲一笑,点点头说::“走吧!”


 


伴随着一阵阵欢呼和掌声,许诺和魏歌站在了流光溢彩的舞台上。


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潮,许诺瞬间有了一种万众瞩目高高在上的自豪与激动。这是他的王国、他的领地、他的世界,如果这是一场战斗,他只需要纵情表演,将感动与热情挥洒,就能赢得最终的胜利。


他站在台上,与魏歌对视一眼,微微低头,拨出了第一个音符。


如石子落入水潭,激起千丈浪花,刹那间,旋律铺天盖地地倾泻而下,涌入整个场馆。全场爆发出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和喝彩,有力的鼓点声中,魏歌的声音率先响起。


他们先演唱了两首快歌来活跃气氛,都是去年大街小巷非常流行的歌,引得全场欢唱。待声浪渐渐平息,许诺双手下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于是大家都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许诺在演出椅上坐了下来,低眉垂目,轻轻拨动着吉他弦,没有多余的花式,就开始唱——


“谁走过夜色中如墨的海,


谁吻过天那边追风的少年


谁在未来写下了信笺


大雁为字


寄往你的流年


 


谁采过三月里如云的诗,


谁爱过梦那端温柔的笑颜


谁在远方倾吐了暗恋


声声为誓


等待我的行践


……


 


就让少年飞奔在漆黑的海


就让吻遗落在三月的云端


就让每个旅梦人都有爱扬帆


你看它时而激狂,时而平静,


一如我心


一如我心


一如我心


……”


 


 


许诺唱到这里,缓缓抬眼,目光越过台下的千山万水,搜寻着黑暗里的某一处光亮。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像当初一样坐在某处,静静聆听,静静望着台上的他。他会听懂这句歌词吗?


无论是爱情还是梦想,他都初心不改。


 


许诺猜得没错。


此时此刻,苏凯文就坐在二排右边的第三个位置上,票是许诺为他拿的,但他将座位让给了更狂热的歌迷,自己偷偷坐到了角落里。他习惯在角落里欣赏一个人的美。因为安静、专注、可以让他有更多的思考。他极力回想着第一次见到许诺在台上唱歌时,自己在想着什么?


那时的许诺,身姿如风,额发轻扬,流水般的追光铺泻下来,溅起星芒点点。他被光、旋律和歌声包围着,仿佛在出演一部如梦如幻的偶像剧,让台下的女生如痴如醉。


当时自己就觉得台上的那个男生很帅,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学生年代。可他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一切,没想到自己会在一场打斗中,扯着那个男孩跑出了酒吧,从此跑进了自己的生活。


而现在的许诺,苏凯文想,他的声音褪去了青春的纯真,变得有一些沙哑了,但这样的质感演绎起这首歌来恰到好处,甚至有些让人心痒难耐的性感。他坐在台下,脑子里一片光与影的模糊,声与响的交汇,突然,他什么都想不到了,他只想等许诺下来,狠狠地吻住他。


 


后台,激动的歌迷将出入口围得水泄不通。


“让一让!”


“抱歉,让一让。”经纪人护送着许诺和魏歌艰难地穿过人群往外走,一群粉丝见到俩人都惊声尖叫起来。


“没想到还没出道你就有粉丝了!”好不容易坐上保姆车,魏歌又拿出了标志性的讽刺笑容。


许诺懒得理他,低头刷手机。


他在想,为什么苏凯文没有给他发微信过来,明明演出结束了啊!


他要给他打个电话吗?


许诺看了看正襟危坐的经纪人,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发了条微信。


“你在哪儿?我唱完了。”


他发完这条就望向窗外,夜色中璀璨的街景从他眼中缓缓流淌过去,他突然觉得,这样偷偷摸摸地谈恋爱,也别有一番趣味。


魏歌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诡秘一笑发了条微信给许诺:“喂,你以后要是红了,可就一直只能地下情了。”


许诺噼里啪啦回道:“我现在就很红——刚刚你也看到了!”


“我们只会越来越红,你确定你的老情人能忍?”


“闭嘴吧你!”许诺终于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歌哈哈大笑起来。


许诺却没了高兴的心情,难道苏凯文真的见他被众星捧月吃醋了?不会这么小气吧?明明刚刚还祝他一鸣惊人的。


他想着想着,突然魏歌的声音都变了调。


“那,那是什么?”


许诺立刻循声望去,只见前方的跨江大桥的栏柱上拴着一个巨大的彩色气球,下面挂着一道红色的条幅,迎风飞扬


他们的车越开越近,许诺终于看清了那条幅上的字。


“生日快乐!许诺,我是你永远的歌迷!”


许诺心中一惊,他这段时间忙得昏头转向,都忘了自己的生日,那么是谁,还替他记着这个日子?


“停车!停车!”许诺不顾一切叫了停,飞奔下车。


果然,苏凯文正在那里。


他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鼻子也有点红,手忙脚乱地扯着气球的线,让它不要乱跑。


这情景当真滑稽,却让许诺一下子红了眼眶。


“你是不是傻啊!”许诺想,他的苏老师才不是这样的呢!他的苏老师玉树临风运筹帷幄温文尔雅气定神闲,怎么会在这里扯气球!


苏凯文也想,自己怎么这么二!他们说恋爱会让人智商下降,诚不欺我!


“就是想玩点浪漫嘛!”苏凯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快,快帮我把它收起来,不然警察要来查了。”


许诺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帮苏凯文扯住气球线,却没有动。


他们眼对着眼,鼻尖对着鼻尖,一个吻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管他什么红不红,查不查,发现不发现,都见鬼去吧!


许诺想,他只要抱住这个人就好了!


 


车里,魏歌无奈地捂住了经纪人的眼睛。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评论

热度(88)

  1. 茶茶茶专为霆峰 转载了此文字
    凯诺是我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