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茶

爱是可念不可说

【凯诺】裙带关系(2.2)

理想的凯诺(师生)模式(*´꒳`*)

专为霆峰:

魏歌的话在许诺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不经意间就蓬勃生长起来。


对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对自己的音乐才华,许诺一向是很自信的,他不认为自己会比魏歌弱,但他纠结的是另一件事——如果进了音乐公司,等于半只脚踏进了娱乐圈,这与父母一直以来为他设置好的道路大相径庭。在学校里组乐队玩音乐是一回事,可真正以此为生,将其当做毕生的事业去追求,又是另一件事了。


许诺思来想去纠结了好一阵子,一直没能拿个主意。而随着夏天的到来,毕业的脚步也一天天近了。


除了这件烦心事,许诺一切都很顺利。


论文写完答辩通过了,与苏凯文的“同居”生活也走上了正轨。他现在越来越喜欢回家去住了。不仅仅因为他那间两居室被苏凯文收拾得井井有条,整洁干净,还因为苏凯文总是在那里,无论他什么时候回去,都能看见这个男人高高瘦瘦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在客厅里休息,又或者,抱着那把木吉他,在房间里弹琴。


这让他的家更像一个“家”了。


许诺心里溢满了温暖的感觉。


他希望这样的日子长一些,再长一些,如果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


这念头冒出来吓了他一跳,但却又忍不住一想再想。终于有一次吃饭时,许诺假装漫不经心地问:“Kevin,你在我家住得还习惯吗?”


他现在都不叫他苏老师了,没大没小地直呼“Kevin”,苏凯文也不介意,在国外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是这么叫他,许诺也这么叫,更拉近了他们俩的距离。


苏凯文笑道:“你这个房东很亲和的,我住得很舒心。”


许诺无意识地用筷子敲着桌子,追问道:“那你要续租吗?”


苏凯文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他们已快住满三个月了。


他放下碗筷,望向许诺,非常认真地说:“当然!”停一停,又说,“这次续一年好不好?”


笑意一点一点爬上许诺的嘴角,他极力压住那绽开的猫狐,一本正经地说:“以后你要是改变主意了,租金可就不退了。”


苏凯文见许诺明明很开心却又要假装严肃的样子,像只傲娇的小猫,忍不住胡撸了一把他的头发:“放心,你苏老师绝不反悔。”


许诺点了点头,这才心满意足地端起饭碗开吃。


“你呢?”苏凯文突然问。


“我?”许诺没想到话题会被引到自己身上:“我怎么了?”


“你以后又是怎么打算的?”


许诺这段时间的纠结,苏凯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临近毕业,学生们多多少少都会产生焦虑,但许诺不是焦虑,而是压抑。他一个字都没有跟他说,没有说过以后想做什么,没有说过收到了多少offer,也没有说过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关心许诺,还特地问了张在昌,哪知这小子也不靠谱,每天忙着面试,对许诺的想法也毫不知情。


“你们不是应该互通有无吗?”苏凯文有些不满,“也不知道关心一下好朋友。”


“问了他也不说啊!”张在昌大呼冤枉,“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魏歌所在的那个什么海韵音像,想让他去面试。”


海韵音像?


苏凯文对这个音乐公司很了解,他喜欢音乐,自然对国内的各大音乐公司如数家珍,如果许诺真的想搞音乐,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只是,许诺想吗?


“我……可能去外贸公司吧。”许诺支支吾吾地说,“之前面试了几家,感觉还不错。”


苏凯文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一贯温和的目光难得有了些压迫感:“你想好了?”


许诺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地应了一声。


苏凯文说:“你原来不是说想当专业歌手吗?你还有个乐队,你……”


许诺打断他的话,看似无所谓地笑了笑:“音乐又不能当饭吃。”


苏凯文一下子噤了声。


这句话太像路小楠的口吻了,可是从许诺口中说出来,却让他前所未有的难受——音乐不能当饭吃,梦想也不能当饭吃,可是,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哪怕吃饱了饭,又有什么值得开心与骄傲的呢?


苏凯文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把碗筷收拾了。


许诺一动不动地坐在饭厅里,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让一开始的好气氛荡然无存,但最难受的还不是这个,最难受的是,说出那句话,他自己也仿佛被针刺了一般痛。


 


一夜无眠。


第二天,苏凯文早早去学校上课了。许诺无所事事,光着脚坐在窗台上看盛夏的阳光一寸一寸地移过来。


不一会儿,他整个人都沉浸在金黄的光晕之中了。他就在这令人晕眩的阳光中轻轻一拨吉他弦,流畅的音乐如水般倾泻而下,瞬间浸润了整个房间。他微微张开嘴,明亮而略带忧伤的声音缓缓而出:


“总有那么一天 你告诉我  


冬天散场


青春还是如蜜罐一样  


盛着泥土、芳香和太阳


 


总有那么一次你承诺 


露水会把清甜送给  


第一个乞爱的孩子  


晨雾也会如约蒙上  


第一双等待的眼睛


 


总有那么一刻 我们还没有开口


天就黑了  


蚂蚁源源不断地把沉默搬走


我们也蜕下了透明的壳


 


有很多话我都不说


就这样慢慢地陪着你走


暮色的鸟群从记忆里飞过


天空在远方,巢在云上


 


有很多事情我都知道结果


就这样慢慢地陪着你走


再远的故事也有最近的回忆


在仿佛无尽的路的尽头


我假装着,春天已经来了”


 


这首如诗一般的歌词是苏凯文写的,许诺还记得当初看到它时的惊喜与感动,也记得在音乐节的舞台上,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是如何在低吟浅唱下渐渐平静下来。


艺术让人痛,也让人安宁。多少人终其一生都寻找不到这种安宁与归宿感,而他却在这首歌中轻而易举地找到了。


这也许就是他热爱音乐,热爱歌唱的原因吧。


他缓缓唱完这首歌,纷乱的思绪渐渐有了一个模糊的头绪。而当他把吉他放下来,突然,发现在吉他的背面竟然贴了一张浅绿色的纸条。


刚刚拿起来的时候他没注意,现在他把吉他放在腿上,背面玄机便赫然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一句话。


那么端正俊秀的字迹,却写着一句不着调的话。


——“做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许诺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又感觉到眼角的一点湿润。


他把那张便签纸揭下来,捏在手里,像捏住了自己怦怦作响的心脏。


 


晚上,苏凯文回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许诺竟然不在家。


和朋友玩去了吗?还是去那什么外贸公司实习去了?


留在吉他上的纸条他能看见吗?


如果他仍然心怀眷恋与不舍,就一定会再拿起吉他,一定能看见。


苏凯文乱糟糟地想着,他换了鞋往屋里走,突然听见一声弦响,震得他一激灵,立在原地。


这是一首新歌,苏凯文没有听过的,许诺新写的歌。


他花了一天的时间来写这首歌。


“有人说,


做人没有梦想,


与咸鱼没有区别。


 


咸鱼不会游泳,


咸鱼不会飞,


咸鱼还没有看过五彩斑斓的世界。


 


有人说,


做人没有梦想


与咸鱼有什么区别?


 


说这话的人


他能潜入深海


也能触摸蓝天


他要带我去看五彩斑斓的世界


……”


 


苏凯文默默地听着,悄悄推开了许诺的房门。


他对上了男孩一双漆黑的带着笑意的眼睛。


“Kevin,”许诺停下来,一字一句地说,“我决定了,明天就去海韵音像面试。”


 

评论

热度(63)

  1. 茶茶茶专为霆峰 转载了此文字
    理想的凯诺(师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