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茶

爱是可念不可说

生出些感慨,然后意识到他俩并不适用“人生若只如初见”这种桥段

有时也会想,他们会不会怀念那些从前呢?
当然,肯定是不想回到过去的,毕竟经历了那么长久的蛰伏才等到那一个夏天的目光聚焦
只是,会不会,偶尔午夜梦回,想起春天里星巴克的咖啡和夏天里浅水湾的滑板

可怕的不是无法相见,而是找不到理由再见

评论

热度(1)